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是藏起来

简称:老藏 | 音乐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魔都“上帝强迫症”

2014-1-9 0:50:53 阅读4558 评论8 92014/01 Jan9

这几个人做音乐的过程,其实和梦想没什么关系。因为他们热衷的只是一种习惯,就好像吃饭睡觉OOXX一样,谈不上高尚,但能让生活更有滋味儿。

关于那些极具玩票精神的小乐队

魔都“上帝强迫症”

文/老是藏起来

作为一支独立乐队,尤其是已经把LOGO和照片儿设计得如此漂亮的乐队,上帝强迫症的排练房反而显得单薄。排练房就在鼓手汪涛的办公室里,一个十平米左右的小屋子。

汪涛是上海硕人广告的设计总监,平时没事自己会写点民谣歌,发型和长相都有点像兰州的李建傧。我请他唱了一首自己写的无名歌,里边的歌词从Love you一直唱到Fuck you,有点戏谑。

贝斯张弓是乐队的发起人,一个走过新金属时代的80后乐手,最近刚刚辞去和声机构一部总监的工作,全职SOHO。他大概是这四个人里听唱片最多的人,他除了玩吉他和贝斯,自己也做点电子乐。

另外两位,吉他手李越和周迪也都做广告,这么说,这四个人其实都被病态甲方和恶性加班困扰过,可能也是这个原因,乐队的排练时间通常在周末,而且总是时断时续。

排练间歇周迪分享了一个小故事。说有一姑娘,在网上聊过之后来到他们的排练房,想加入进来,还录了首歌。只是录音之后就销声匿迹,不知道是不是被几位吓跑了?周迪话不多,看上去有点酷,他说自己从小到大玩过很多东西,家人都不会干涉太多,唯独玩音乐这件事,老爹时不时还会认真关注一下,他老爹据说是国内比较早的一批西洋乐迷。

另一位吉他手李越,看上去像个玩硬摇滚的。我见过他两次,都穿黑色,当天现场还弹了一段齐柏林的通往天堂的阶梯,看得出,那是他的教材。

作者  | 2014-1-9 0:50:53 | 阅读(4558) |评论(8) | 阅读全文>>

小城和教会 老羊的手工音乐  

2012-12-31 22:30:14 阅读9061 评论11 312012/12 Dec31

He felt that this small city is the best place

They will feel comfortable at all the beautiful moments

采访/老是藏起来

叙述/老羊(湖南羊秘密乐队主创)

-

关于这个故事的主角——老羊和他的羊秘密

在湖南衡阳的湘江边上,有一栋可以随意释放噪音并窥视全城的楼。羊秘密乐队的排练房安插于此。这个乐队组建于2000年,是离离散散的排练、支离破碎的录音、无边无际的啤酒、杂乱无绪的动机让一切持续到现在。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觉得,能无所顾及的弄出自己喜欢的声音,这根本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羊秘密的歌始终在讲述自己内心的情感。音乐荒凉却美丽,你也许听不清他在唱些什么——口齿不清的歌词和平静空泛的声音几乎成了他的标志。这些来自内心的歌谣象海面翻滚而来的浪,淹没城市的嘈杂,轻触你最柔软的部分,便悄然消失在黑暗中,没有了踪影,却留下挥不去的感动。

----------------------------------------------------------------------------------------------------------------------

一次“力度”之外的启蒙(下文为老羊口述后整理)

作者  | 2012-12-31 22:30:14 | 阅读(9061) |评论(11) | 阅读全文>>

Jacky Danny or Jack Deniel's ?

2011-5-6 10:38:42 阅读6312 评论10 62011/05 May6

Jacky Danny ,这乐队的名字和洋酒很像,音乐也很洋,原创的东西不多,但玩得太正,说他们是中国最好的翻唱乐队也不过分。最重要的一点,在这个“非潮流不能骗财骗色”的大环境里,人家在玩复古硬摇滚。国内还有几个人热衷ACDC和whitesnake?

作品试听:http://site.douban.com/jackydanny/

底下这篇稿子要发在中摇第十八期上,出刊托了很久,先发一篇上来吧。采访地点北京疆进酒,记者格林,编辑老藏。

把摇滚乐做到最狭义,就是我们这种音乐——Jacky Danny 采访

蒋:蒋中旭, 主音吉他   |   李:李博, VOCAL & 吉他

CNROCK:怎么接触到hard rock?

李:“初中毕业淘CD。翻到了枪花的Use your illusion II。然后就先接触枪花的歌儿。后来从朋友那拿了他们一张现场的磁带,live era,在里面听到了很多他们第一张专辑的歌。从那个时候才开始特别喜欢他们。后来就blablabla….很多故事。但是是从枪花开始的。”

蒋:“我也是从枪花开始的。我跟李博是初中同学。他先有一把吉他,然后他教我弹吉他。然后开始接触了摇滚乐。有一天我到同学家,他给我放了一张枪花的现场(东京演唱会),然后看见

作者  | 2011-5-6 10:38:42 | 阅读(6312) |评论(10) | 阅读全文>>

我与吴吞的萍水相逢

2010-12-18 15:31:29 阅读7681 评论5 182010/12 Dec18

文/老藏

吴吞

         舌头乐队主唱,民谣音乐人

在熟悉的或者不熟悉的音乐中,我尝试着找到一些沉淀之后的东西,它们让我觉得巧妙而有趣,让我觉得创造这些音乐的人是如此的稳定和丰富。

我也认识一些做音乐的人,他们或者热衷于声响试验,或者喜欢老旧的东西,或者很愤怒,或者好色而又肆无忌惮。当然他们中的大多数还算真实,所以在一次又一次的萍水相逢中,我确实听到了一些有意思的故事,这些故事往往让我长久的记住对面的人,记住他的声音和神态。

我与吴吞的相识就是这样,很偶然,我甚至觉得他已经忘记了那天的深谈。那是在深圳宝安的一次摇滚乐演出现场,我为了见北京的朋友专程赶去,吴吞正是那天的压轴。我也知道他在舌头解散之后做着安静的民谣音乐,却没有想象过会与他有真正的交流。

即便当年我曾经深信过他的歌词,就像崇拜最锋利的刀子。

演出很顺利,虽然来的人不多,但是气氛良好。我和远道而来的蒙古歌手图利古尔交流了许久,看到了稍显主流的牧羊人组合,看到了我的杂志采访过的EMO乐队猫踢狗,还有各种年轻的、仅仅是听说过的、了解过的音乐人,他们的神态还都不错,至少没有谁特别装逼。

吴吞上台了,带着一个新疆小帽,穿的很简单。我坐在最后几排远远看过去,没太在意他的五官。几首歌之后,唱到《红色推土机》中的《时候到溜》“...学生去上学,工人去上班,宠物和机器在街上晒太阳...”。这首歌我很熟悉,却谈不上有共鸣,因

作者  | 2010-12-18 15:31:29 | 阅读(7681) |评论(5)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广东省 深圳市 天秤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