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是藏起来

简称:老藏 | 音乐

 
 
 

日志

 
 

声锐.中国首届后摇音乐节(三)——小圈子的置若罔闻  

2009-09-23 11:12:59|  分类: 滚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置若罔闻,指的就是放在一边不管,好像没有听见。而且即便听见了,也仍旧不去理睬。
  这让我想到小众音乐圈的骄傲与自居,在紧张而琢磨不定的世界中,他们也会流露出自闭的一面,甚至是少许不经意的失真和浪费。

  后摇滚音乐并不刻意的凸显某一种器乐的角色感,而是在大幅度削减掉人声和歌词的情况下,保存了音乐的随性。但在过于简练的过滤中,也可能出现大量类似而又不知所措的作品。这便又造成了乐迷的怀疑,导致人与人之间互相排斥的恶性循环。

  我不得不说,“声锐.后摇音乐节”以惘闻作为收场是明智而美丽的选择。但我也是第一次,在这样美丽的场景下感受了他们的不和谐。
  作为后摇音乐圈的稳定代表,先生们也会有尖锐而直接的冲动。这种冲动,甚至还出现在口头和语言中。

 

          2009年9月11-13日
          13支乐队,12小时演出
          中国第一届“后摇滚(post-rock)”音乐节
          广州 越秀 191space

          现场图片来自:

          ——从上到下依次
              LasDawn(广州)
              时过夏末(长沙)
              Fragile(香港)
              惘闻(大连)

 

  这是整个音乐节的最后一天,我期待惘闻的出现。
  当然还有我采访过的Fragile,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在重组之后揉出新的凉意。

  进场前看到谢玉岗、海亮、细辉、耿鑫以及48v的阿勇,他们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喝着一打啤酒。这几位中国后摇的最高手倒是懂得享受平民的惬意。
  实际上,中国的受众环境也没有给过他们脱离平民的可能性。

  演出还算准时,谢玉岗拎着酒瓶在台下观望。
  最先上台的是广州本土的LasDawn乐队,也是一样开着广东话,拒外地客于千里之外。他们的扮相真不像是后摇乐队,无论小动作还是视觉标识,怎么都有流行朋克的感觉。当声场降临,几首作品还是出现了一些可以圈点的地方。连着几天接触这几支广州的学生乐队,我一次又一次确认,欧美套路学起来不难。
  希望他们中的大多数能够长久的坚持,并最终在一个合适的时刻挑唆出自己的乐感。

  LasDawn之后的乐队叫时过夏末,一听就是很90后的名字。果然几位的打扮也像是出自某个职业学校。两位吉他手的蓝色T好像是统一制作的,还有点似对称非对称的感觉。幸好音乐不算含糊,可以说高过了LasDawn的水平。中场时主音吉他说了几句,他坦言自己曾经是二了吧唧的网瘾少年,为游戏放弃滑板和音乐,“醒悟”后还为此做了一首歌,随后奉上。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别人那么直接的说出自身的瓶颈,肯定需要一些勇气。作为不得不在大众娱乐环境中立地成人的90后、80后一代,沉迷的窘境普遍存在。这时摇滚乐给予他们的东西也许和70、80后都不同。
  应该庆幸他们在年轻的时候选择了真实的音乐价值,没有被什么人忽悠。

  重组后的Fragile,多了一些Magnolian的面孔。说起来可惜,我好像没有听到Fragile的旧作,那些诞生在香港午夜巴士上的经典被他们暂时放弃了。后来在和阿豪的沟通中我核实了自己的猜测。当天在现场不仅仅因为191该死的音响,终究还是生硬的磨合期打乱了他们的层次感。如果你不了解Fragile,会觉得这完全是一次自顾自的live举动,似乎与成熟稳健的音乐概念无关了。

  最后出场的自然是惘闻,作为他们十周年巡演的最后一场,氛围还算理想。和沼泽的号召力一样,惘闻在第三首歌的时候就引起了现场的pogo。即便是音响粗糙无质感,惘闻还是凭借极高的控制力和表现力制造了一次相当高水准的冲击体验。
  谢玉岗又在玩乐,除了那个招牌锥子还用起了电动风扇,靠风力带动琴弦,并最终通过效果器摆弄出震动的音频。惘闻当日的表演以录制中的新作品为主,穿插了一些经典的好歌,可以说是声色具备的。
  当然,这接近两个小时的演出也有一些插曲,最让人惊骇的就是那句“Fuck谢天笑,fuck鲍家街43”。

  我没想到,这样冷静甚至有些不靠谱的骂声居然来自腼腆的谢玉岗。
  也许他是想在酒后表明自己的观点:独立音乐人以个人的纯粹为荣。但那些身处异地的通俗音乐人真的就那么面目可憎?汪峰的作品确实也有口水歌,谢天笑的门票确实也卖到了主流的价格,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应该被fuck。
  需要承认,即使像惘闻这样成熟的新音乐王牌,即使像后摇滚这样与世无争的高调圈子,也会有相互之间的挑衅与不理解。
  也许是看着别人挣钱眼红,也许是看着自己闷骚自卑,也许是看着信仰被结束而愤愤不平,也许是眺望美好的后半生而变得不屑一顾。但新音乐需要社会主义的支持,需要圈子与圈子之间的理解与包容,需要用几近平行的眼光看待听觉的世界。
  而不是让后摇圈,以及其他的各种圈,圈套着圈,交缠扭打。

 

 

请关注这些声响试验者:

广州,LasDawn

又一支广州本土的学生乐队
仅仅成立两年,已经创作多首成型作品
旋律如涓涓细流,也会有奔腾之势
试听及试听(点击进入)
 

长沙,时过夏末              

从湖南远道而来的声响试验乐队
成员相当年轻
作品大多来自亲身经历的生活佚事
试听(点击进入)
乐队近况(点击进入)
 

香港,Fragile

最近Fragile经历了改组合并,从同在香港的Magnolian乐队汲取人员
目前整个团体仍然需要磨合,但已经有了新的作品
在文化沙漠中做这样的尝试并不容易,他们还需要包容和时间
试听及近况(点击进入)     
 

大连,惘闻

国内最好的后摇滚乐队,来自辽宁大连
已经发行了九张唱片,去年曾进行欧洲巡演
惘闻的音乐注重氛围和旋律,技巧性极强
他们对于作品结构以及现场表现力的控制也是专业而深邃的
乐队最近刚刚结束十周年巡演,目前在大连录制新专辑
试听(点击进入)
乐队近况(点击进入) 

  评论这张
 
阅读(97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