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是藏起来

简称:老藏 | 音乐

 
 
 

日志

 
 

我与吴吞的萍水相逢  

2010-12-18 15:31:29|  分类: 乐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藏                

       我与吴吞的萍水相逢 - 老是藏起来 - 老是藏起来的博客

           

        吴吞

         舌头乐队主唱,民谣音乐人

 

 

在熟悉的或者不熟悉的音乐中,我尝试着找到一些沉淀之后的东西,它们让我觉得巧妙而有趣,让我觉得创造这些音乐的人是如此的稳定和丰富。

 

我也认识一些做音乐的人,他们或者热衷于声响试验,或者喜欢老旧的东西,或者很愤怒,或者好色而又肆无忌惮。当然他们中的大多数还算真实,所以在一次又一次的萍水相逢中,我确实听到了一些有意思的故事,这些故事往往让我长久的记住对面的人,记住他的声音和神态。

 

我与吴吞的相识就是这样,很偶然,我甚至觉得他已经忘记了那天的深谈。那是在深圳宝安的一次摇滚乐演出现场,我为了见北京的朋友专程赶去,吴吞正是那天的压轴。我也知道他在舌头解散之后做着安静的民谣音乐,却没有想象过会与他有真正的交流。

 

即便当年我曾经深信过他的歌词,就像崇拜最锋利的刀子。

 

演出很顺利,虽然来的人不多,但是气氛良好。我和远道而来的蒙古歌手图利古尔交流了许久,看到了稍显主流的牧羊人组合,看到了我的杂志采访过的EMO乐队猫踢狗,还有各种年轻的、仅仅是听说过的、了解过的音乐人,他们的神态还都不错,至少没有谁特别装逼。

 

吴吞上台了,带着一个新疆小帽,穿的很简单。我坐在最后几排远远看过去,没太在意他的五官。几首歌之后,唱到《红色推土机》中的《时候到溜》“...学生去上学,工人去上班,宠物和机器在街上晒太阳...”。这首歌我很熟悉,却谈不上有共鸣,因为我始终无法忘记的还是那首《复制者》。虽然没有机会看舌头的演出,但是我忘不了,当年的吴吞曾经用最犀利的声音,把一个个烧坏形象整齐的排列在我的面前。

 

可是现在的他,却是一位安静的中年人,也许真的是时候到了吧。

 

在吴吞唱完之前,我已经走过舞台进入休息室,那里坐着一些音乐人和工作人员,有一位从武汉来的朋友带了一瓶洋酒,大家分而食之。演出之后的吴吞也溜了进来,我和他碰了一杯,他并不多问我是谁,却显得亲切。

 

慢慢就到了夜宵时间,负责场地的朋友开始收工,我和歌手江衡走出人群,绕过夜间巴士,走进了第一个饭局。所谓饭局,大概就是一些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一边吃饭一边相互打量着周围的人——我打量的对象自然就是吴吞,因为他坐在我正对面,总是微笑的说起一些事。“来,喝酒”,我倒不想跟他说太多,大概是不知道从何谈起。

 

酒过三巡,我们决定换一个地方继续。走出来的时候我和吴吞站在一起,他拉着我说了一路,走走停停,说了很多有意思的话,他的眼睛还是那样犀利。其中我记忆最深的一句就是“你心里本来就有那样的东西”。是这样的,我听舌头的音乐,听其他摇滚乐,可能就是因为心里本来就有那样的东西。我可以找到自己和摇滚乐的交集,即便很多问题我不会去问摇滚乐,但确实从它那里获得了一些动力,以及不少的期待。

 

当进入第二个酒局的时候,我和吴吞便坐在了一起,我们说起很多民谣圈的事,有些了解有些不了解。也许是那天我喝多了,我居然直接问起了野孩子主唱小索的死。吴吞说他走的时候很安详,除此再没有别的表述。又说到吴俊德、宋雨喆、张佺和冬子,对于我最欣赏的张佺,他倒没有过多赞美,却对冬子期待很多,说了不少好听话。

 

酒劲上来也就意识不到时间,很快天色转亮,因为吴吞一早就飞回北京,我们决定撤回休息。告别时他让我留下电话,我却转到了别的话题,因为联系他并不是一件难事,只是对于这样的萍水相逢,我不想用刻意的方式延续它。吴吞最后让我发作品给他,也许是不了解我的职业,把我当成爱写字儿的文艺青年了。我倒想把自己的电子杂志传给他看看,哪怕人家笑我幼稚,但至少这是一件让我专注的事情,可能比写作重要的多。

 

那天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吴吞与图利古尔的背影。蒙古歌手健壮轮廓已经稍显疲惫,倒是偏瘦的吴吞很自然的走在清晨的潮湿空气中,我看着他渐行渐远的时候,再次有了伤感,就像是他说出“舌头不会再重组”时,我的伤感一样。我倒不是太在意一个乐队是否会一直存在,就像吴吞告诉我的那样,“那只是我们这些人在那个时候,做的一件事而已,忘掉它吧”。

 

只是“忘掉它吧”,对我来说却不是一件轻巧的事情——因为这样的引导,会让我觉得自己不再年轻,会让我觉得这个时代似乎不再真的需要摇滚乐。事后和另一位朋友说起,他给我的结论是“每个时代都需要摇滚乐,只不过每个时代的人都在成长着变化着”。也许我必须承认这个理论,只是在那个不太冷的冬天的清晨里,我听到一把曾经如此锋利的刀子告诉我,忘了它吧,这真的让我伤感。

 

回去的路上我安静的想着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我已经想了很多年,有一些慢慢变淡,有一些依旧尖锐。也许一个人、一席话、一首歌无法给我太多,生活的次序还要我自己去编排。但是当我突然从复杂的人心中走出来,暂时远离各种不祥的蛋,当我看到一双犀利的眼睛,听到锋利的刀子告诉我:你要面对自己的内心世界,我就不得不记住这样的情景,并把它当作一段值得回味的时间。

  评论这张
 
阅读(801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