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是藏起来

简称:老藏 | 音乐

 
 
 

日志

 
 

专访广州独立音乐人夜郎  

2010-07-20 09:33:12|  分类: 乐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外兼修 殊途同归

 

采访、撰文/老藏       

 

在如斯充满瘴气的世间,易于滋生各种奇花异草,当你靠近它时便会产生幻觉,世人称其为“毒”。而今世人心中纷乱复杂的“瘴气”,滋长了“萧·十三·郎”这般如灵似拙的乐境,如同他们的生活:纲理伦常、荣辱得失尽抛脑后,像一泡上等好茶,清澈剔透,似苦似甘,可供听者一饮而尽,在无觉无息中,全身气脉通畅,渐渐释放潜意识深处的压抑,愈行愈深。

——“萧·十三·郎”固定成员

萧玲(主唱);夜郎(和声、吉他、口琴)

专访广州独立音乐人夜郎 - 藏阁 - 老藏的博客

 

夜郎自述

名余志合,广西合山人氏。精音律,工诗辞,善斗法。少小离家,六亲无力,尘海飘蓬,自谋生计。遂习六艺,参野禅,结三教之狐朋,交九流之狗友,于所谓音乐之江湖略负薄名。观其人,霜发墨面;视其神,逊戾交加;窥其心,狷狂激荡;闻其言,情衷热肠;睹其行,胆大妄为。观其琴棋歌赋而后呜呼,乃今山寨版之西毒也。

 

Q:谈谈“夜郎”与“萧·十三·郎”的关系吧。

A“夜郎”是我个人的艺名,“萧·十三·郎”则是和女友萧玲共同组建的Indie Pop组合,我们的名字里分别有“萧”和“郎”这两个字,“十三”则有两种意思,一方面是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的朋友加入我们,做一些和声、配器之类;另一方面是暗示我到广州的第十三年才遇上她(萧玲)这样的声音、气息。她的生日也是正月十三,所以这个数字对我们各有意义。

Q:具体说一下你们在音乐上的合作。

A在“萧·十三·郎”中,萧玲是主唱,我就相当于导演和编剧,要用自己的气息演奏,同时也要控制她的气息和情绪。她的音色虽然好,接近发烧的程度,却在气息和感情的融合上略有不足,这跟年纪和阅历有关吧。而我恰恰在这方面比较擅长,反倒是音色不好听。所以两者平衡下来,她就需要适当的根据我的气息和情绪,来决定怎么唱。因为我们有很多作品都是完全散拍的,没有固定的节奏,都要根据现场的感觉来决定速度的快慢、力度的刚柔、情绪的起伏。所以我们必须达到基本的统一,演出才能有好效果。这就需要两个人之间的默契能达到比较高的程度。

 

Q:用一段简单的话形容一下自己的音乐。

A从音乐的实际分类上说,可以用复调、散拍、原声、现场、独立、流行这几个词说明。从意识和感觉上说,我希望我们的音乐能够七情并茂,雅俗共赏。

Q:你们做音乐的动机是什么?一般会受到哪些事物的启发?

A目前创作方面主要还是我在做,我比较倾向于恒久性的创作,无论要表达什么内容,所以在周期上比较耗时间,跟别的瞬间性创作区别很大,我是天生反应不敏捷的人,所以对一闪而过的东西不会有太多感触,而对于长期的情绪、状态会把握得比较到位,所以我的创作基本建立在“情”这个架构上——能引发各种感情的事物都可能成为我创作的动机和内容,但创作过程中需要比较长期的积累沉淀以及修改整理。

Q:谈一首你最喜欢的“萧·十三·郎”的作品。

A目前我们排好的曲目并不算很多,包括一些改编翻唱的作品在内,总共只有十几首,在这十几首里,我最喜欢的是《尘埃之舞》和《斯文井的暮春初夏》。其中《尘埃之舞》的创作突破了从前固有的内心的悲苦状态,写出了一首悲欣交集的作品。喜欢《斯文井的暮春初夏》是因为词是萧玲写的,关于我们自己的故事。而在音乐的和声、吉他的编曲以及歌曲的层次结构上也下了很多的苦心。

(试听链接:www.douban.com/artist/shisan

 

Q:你觉得好的音乐,应该符合怎样的标准?

A各人的标准不一样,我的标准比较复杂系统,难以一言尽之。我判断一首作品是否好,是从音乐及内容的力度、深度、厚度、广度、精度、纯度、鲜活度、柔韧度等方面来决定的。我觉得世界上所有的音乐或许只有三种:雅、俗、雅俗共赏。这三者如果都做到极致,实际上也就是一样高的境界了,即所谓的“殊途同归”。而我个人更倾向于雅俗共赏这一类,而这类音乐在操作上却是最难做好的,功夫不够、运气不好的话很容易陷入两头不到岸的窘境,只有功夫够深、运气够好才能达到水到渠成的自然境界。

Q:以你的理解,给那些“想要创造真正的中国新音乐”的人一点建议。

A1.真诚,2.努力,3.坚持,4.包容,5.修炼,其中最后一点最重要。至于什么是真正的中国新音乐,我个人觉得只有“氣”这东西才是真正属于中国,别无分号的。能把‘氣’表达得很好的,才能称之为真正的中国新音乐,否则皆为拾人牙慧,不足挂齿。“氣”是中国自古来的修行者,无论儒释道或者任何三教九流都必须修炼的一门生命科学。从艺术上说,中国自古来最典型的琴棋书画四大艺术,他们最大的共同点和最高境界都是“氣”,它分为身上的和心里的两种,“身氣”性属阳主外,要通过身体上的锻炼修炼达到。“心气”性属阴主内,则需要经过长期的打坐禅定观照冥想等各种各样的法门来修炼。二者得其一,便能在中国乐坛上立足,如果两者兼得,内外双修,便可成宗师大家。

 

Q:谈谈自己的生活吧,你和萧小姐分别做着怎样的工作?

A我完全靠演出为生,没有演出时,生活基本上处于隐居状态。斯文井村就是我生活的一个小村子。她(萧玲)是工业设计师,目前在南海响应国家号召,跟几个刚毕业的同学合股搞大学生创业,目前还在艰难创业中。我们的生活就是平时她很忙碌地上班,到周末才能回广州跟我排练。我平时吃素念佛,喝茶打坐,弹琴唱歌,聊天上网,生活还算过得比较充实。

Q:对于你这样的音乐人,团队是否重要?推广是否重要?签厂牌办巡演是否重要?

A我们自己的定位是独立流行,所以多数时候不需要很大的团队,除了录音制作外,其他方面我们自己基本上都能完成。推广当然重要,但我更相信酒香不怕巷子深这个道理,我们在推广上不会采取太主动积极的手法。签厂牌目前还没想过,大概国内也没有哪个厂牌愿意接受我开的价吧。巡演当然是最重要的,我目前和以后的生活来源可能都要完全依赖演出,也只有演出时专辑才会有比较好的渠道销售出去。

 

Q:对音乐以外的事,你有怎样的态度?比如婚姻、钱、时间,请随意说。

A关于结婚,目前想是想过,但没能力,做不起房奴。我只想要小孩,但绝不愿意让他上任何狗屁学校,我本人对目前的教育制度深恶痛绝,绝不能让孩子受这些狗屎垃圾的荼毒。要是我有小孩,我会把他从懂事起就送进朋友出家的寺庙里,让朋友帮带,让他接受中国最传统的儒释道的教育,到成人时再出社会。对钱我的态度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是自己的不要拿,自己有多的尽量拿出来帮助需要的人。而时间对我这种生命之路已走过一半的人来说,是极其宝贵的,未来我会尽可能的让自己的每一分一秒都过得充实、有意义。另外还要说一点,对于现在的我,有个可以相爱的人在一起,已经是最幸福最快乐的事情。

 

夜郎足迹

2010626日,深圳F518时尚创意园创展中心专场演出

  2008328日,“再见广州”夜郎与南蛮乐团民谣专场

200754日,迷笛音乐节(民谣舞台)

20061014/15日,“民谣之灯”广州民谣音乐会

2006930日,广州“南蛮归来”夜郎专场及民谣大聚会

2006430日,北京无名高地民谣大PARTY

2005513日,北京大山子新民谣音乐节

  评论这张
 
阅读(43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