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是藏起来

简称:老藏 | 音乐

 
 
 

日志

 
 

Jacky Danny or Jack Deniel's ?  

2011-05-06 10:38:42|  分类: 乐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Jacky Danny or Jack Deniels ? - 老是藏起来 - 老是藏起来

 

Jacky Danny ,这乐队的名字和洋酒很像,音乐也很洋,原创的东西不多,但玩得太正,说他们是中国最好的翻唱乐队也不过分。最重要的一点,在这个“非潮流不能骗财骗色”的大环境里,人家在玩复古硬摇滚。国内还有几个人热衷ACDC和whitesnake?

作品试听:http://site.douban.com/jackydanny/

 

底下这篇稿子要发在中摇第十八期上,出刊托了很久,先发一篇上来吧。采访地点北京疆进酒,记者格林,编辑老藏。

 

把摇滚乐做到最狭义,就是我们这种音乐——Jacky Danny 采访

 

蒋:蒋中旭, 主音吉他   |   李:李博, VOCAL & 吉他

CNROCK:怎么接触到hard rock

李:“初中毕业淘CD。翻到了枪花的Use your illusion II。然后就先接触枪花的歌儿。后来从朋友那拿了他们一张现场的磁带,live era,在里面听到了很多他们第一张专辑的歌。从那个时候才开始特别喜欢他们。后来就blablabla.很多故事。但是是从枪花开始的。”

蒋:“我也是从枪花开始的。我跟李博是初中同学。他先有一把吉他,然后他教我弹吉他。然后开始接触了摇滚乐。有一天我到同学家,他给我放了一张枪花的现场(东京演唱会),然后看见了SLASH。然后我就,我艹,这个人头发能这样,我艹,弹琴巨有范儿。然后就特别喜欢他们。之后通过各种途径去找他们的音乐。反正最早的启蒙也是枪花”。

 

CNROCK:很多中国摇滚乐迷接触摇滚可能也是从枪花开始的。但是逐渐的他们听的东西就会开始转变,比如开始听hard core什么的……

李:“其实都一样。我们也不是一直在听枪花。我们也早就发生了你说的这种转变。我们现在其实是个回归。绕了一圈又绕回来了。”

 

CNROCK:那你们有没有过一个时期觉得硬摇滚比较土?

李:“其实没有很强烈的这个概念。只是会去接触一些形式上更为猛烈、更为极端的东西。都接触过……但是没有……”

蒋:“对。没有觉得hard rock土。”

李:“只是会有一个时期对hard rock比较冷淡。注意力不在它身上。”

 

CNROCK:那你们是怎么回到Hard rock的?

蒋:“澳大利亚有一只新的乐队叫空降兵。他们在国外被称作sons of ACDC。我当时一听就觉得,我艹,这个年代还有这种范儿的乐队出来,还有人在做这种音乐,就觉得特别给劲。然后我就想起来当年启蒙也是因为这种音乐。然后我当时就尝试着去弹了几个这样的动机。然后我就觉得还不错,应该可以做。内时候我还没有来北京。我就在广西老家和几个朋友组了一个乐队。当时就叫Jacky Danny。后来就写了一些歌,演出什么的。收到的反响还挺好的,就说没看见过我们这样的乐队。后来家里的Jacky Danny I 就解散了。来到北京以后找到我从小一起玩到大,从小一起受这种音乐熏陶的李博,又组了这个Jacky Danny乐队。那时候还是挺受鼓舞的,感觉到还是有挺多人喜欢听这种更加根源化的摇滚。”

 

CNROCK:你们是怎么用这种相对而言比较过时的音乐,来表达你们在这个时代的自己?

李:“其实很多人都喜欢复古。潮流也是轮回的。我也是个挺怀旧的人。如果一个东西曾经感动我,对我影响非常深。哪怕它不是属于这个年代的,我也很愿意回到那样一种意境当中去。而且我觉得这东西其实是很多人共同的根源。其实很多人都是从这样一种风格中走出来的。哪怕是国外的新派音乐,也都是从当年最早的硬摇滚一类的音乐衍生出来的。我觉得这是我们的理念。我们做这个乐队更多的就是想要找回那种最根源的东西。”

蒋:“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归结为,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就做什么样的音乐。我觉得摇滚乐这种东西没有过时不过时这种说法。因为做摇滚就是在寻找一种自由的状态(虽然在我们这个国度里很难达到)。更加根源的摇滚乐是不能限定为hard rock还是什么,但是他们就是有内种自由的和解放自我的精神。我就是想找到那种状态。因为现实生活不可能那么放荡——也不是放荡——是洒脱,Hard rock是一种释放,是一种寄托。新派的在玩一些很潮的东西,比较重型的我觉得主要是表达愤怒。但是我这个人的生活状态并不是特别愤怒的。所以我希望表达的是自由。我平时会弹一些布鲁斯什么的,在形式上也比较自由。我觉得跟时代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大。”

 

CNROCK:你们俩生活里复古么?

李:“不太复古吧。”

蒋:“我……我……我不太复古吧。我是离不开网络的人。”

李:“是想要回到70s80s,开着机车……”

蒋:“其实内种状态是很好,但是没有内个条件。开机车?!现在机车都是富二代玩的。”

李:“其实就是因为内种状态很难找,所以我们想把它寄托在音乐里。你在玩音乐、听音乐、做音乐的时候,就仿佛回到那样一个年代,甚至不是这个国度。就是回到一个曾经让你很神往的虚无的世界里。”

 

CNROCK:你们觉得做这种比较复古的音乐,有时尚感么?

李:“现在满大街的潮男潮女,一堆堆的金属EMO,你觉得很新鲜么?逆大潮而动反而是……是吧。潮流是轮回的。没办法说什么是绝对的新潮的。ACDC到现在还在做内样的音乐。他们开个现场,照样还是几万人,特别high,大合唱。这个东西可能已经不像过去嫩么辉煌了,但是它还留在人们心里。”

 

CNROCK:那就是说你们想去做曾经感动你们的音乐,那么你们的目标是什么?

蒋:“对。肯定是越纯粹越好。因为东西纯粹了以后,比人可以通过你的作品在一定程度上了解到你这个人。反正你在哪种状态下就会做出哪样的东西。”

李:“对。其实还是理念不一样。有些人也许就是要创造,他要做出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过的东西。但是我们并不追求那样一种状态。我们就是要像!这种像并不是说去模仿,而是你让人一听到觉得“哎!就是这种东西!”。不是说我们非得模仿。其实内个年代的音乐都不一样,但是你一听就是内个年代。你可以回到内个年代去做创新。就在内个范儿,在内个感觉的框框里去做创新。不是说加点电子,加点rap,这样的创新,就已经打破了内种感觉。”

 

CNROCK:我明白你说的。我听到你们的音乐的时候真的是挺出乎我的意料的。那你们的歌全是英文歌么?觉得中文难以表达么?

蒋:“我认为必须用英文。你用中文唱就不是嫩么回事儿。”

李:“对。这就又回到了那个话题。还是那两个字,还是理念。其实我觉得中文可以唱的很本土化,也可以唱的国际化。像日本就有他们自己发展出来的一套很成熟的体系,J-POPJ-ROCK神马的。但是回到这个乐队的理念上来讲,我们想做的就是最像内个年代的东西。我们不是说想做一种让中国人都能听懂,让多少人喜欢的音乐。我们就想做很纯粹的像那个年代的东西。”

蒋:“我们不单纯是想要做的像而已。”

李:“而且既然我们有这个长处,我们能够用英文自如的去表达自己,我们就可以做。”

    (注:李博曾经是他们当地高考的英语状元……高中CET6就考了88(内时候满分还是100分)。)

蒋:“而且我觉得英文应该是一门通用语言了。”

李:“人是有条件反射的。比如唱嘻哈的一定会说“Yo, check it out”绝对不会说什么“嘿!嘿!嘿!哥们”。为什么要去刻意模仿黑人的口音呢?因为没办法,这就是别人定义的这种音乐。为什么说相声一定要说北京话、天津话。”

蒋:“对。就说我用中文唱rap,说“YO,你个傻逼”。这感觉就不是内一回事儿。”

李:“这种不洋不土的东西,如果没有特别高的驾驭能力,就很容易做的不伦不类。”

蒋:“我觉得首先得在形式上得是嫩么回事儿。”

 

CNROCK:对于未来的发展,你们是打算一直做这种音乐么?会考虑转型么?

旁白:老蒋说过“我就要一条路走到黑”。

李:“我们没有去展望到一个变化或者终点”。

蒋:“在音乐的概念上可能会有一些变化。在音乐细节上可能会有变化,但是大体来说整个风格走向就是old school

 

CNROCK:北京像你们这样的乐队大概有几只啊?

蒋:“我们,Ricky sixxKICK ASSLos CrasherHippies,丝绒公路,发射器。我目前知道的就这7支。”

 

CNROCK:你们会是一个小圈子么?

蒋:“看起来是。有这个趋势。因为我们从第一次演出大家都很陌生,到现在大家都很熟了。我平时和los crasher也都挺好的,还一块玩什么的。”

 

CNROCK:第一次这种主题演出(Back to 80s)是在什么时候啊?怎么想起来办这样一个主题par?

蒋:“1010月。”

李:“最早是MAO的李童姐给我们发了个短信,说要弄一个回到80这样一个主题演出,问我们能不能去。当时乐队已经处于歇菜状态了。但是觉得这个活动挺好,就比较仓促的准备了一下就去了。”

蒋:“第一次参加完这个演出就觉得,啊,还是有不少跟我们同样方向的人,同样爱好的人。”

李:“那次我们演的挺屎的,但是看兄弟乐队演出感觉挺震撼的。所以我们又回来了。”

 

CNROCK:这个小圈子里的其他乐队对于硬摇滚的态度是基本一致的么?

李:“肯定大体上是一致的,就是去做内个年代的东西,找回内个年代的感觉。大体方向肯定是一致的,但是具体的音乐上还是要有区别的。如果没有这种区别何来差异性和丰富性呢。比如有人比较喜欢华丽的金属,有人喜欢硬摇,有人喜欢原创,有人喜欢翻唱经典。”

 

CNROCK:你们怎么看待选秀歌手(比如熊汝霖这种唱着空中铁匠走红的人)?

李:“其实无所谓。走怎样的路是自己的选择。关键是大家喜欢这个东西。如果通过选秀这种方式把这个东西弘扬出去,也不错。”

蒋:“其实我觉得他们还挺聪明的。唱摇滚难度挺大的,还不一样。”

 

CNROCK:很多北京走硬摇滚的乐队在形象上也是很7080的,长发啊什么的。你们乐队好像形象上没有很追求这个风格啊。

蒋:“搞形象的话,得是时间的积累。得各种找,各种淘。头发也正在留。还是有形象上去靠近内个年代的打算。我总不能穿个衬衫,穿个西装裤,就上去了吧。因为把范儿打扮出来,整个人状态也会不一样。就不仅是舞台视觉效果,而是自己也会进入内个状态。”

 

CNROCK:你们觉得做这种音乐的过程中的创造力体现在哪儿?

蒋:“我觉得是即兴,必须是即兴演奏。我们不会规定怎么去“编”。我们不用这个词。我们不用刻意去编它。你想要的内种音乐它自己就会出来的,但是你必须去寻找。灵感一来的时候,它自然就到了。就是比如说自己弹个solo,弹出来感觉就是它!我从来不会刻意去非要怎么弹。”

李:“我们现场也挺即兴的,有一个框架。但是不会特别规定。每次演出都有不一样。”

蒋:“就好比你在三环上开车,你闯红灯,你逆行,都可以。只要在三环上开就行了。”

 

CNROCK:你们在做这种音乐的过程中有穿越感么?

李:“肯定会有啊。毕竟是活在这个年代嘛。唱的时候或者写歌的时候,整个人就会回到那样一种状态。”

 

CNROCK:画面感么?

李:“对。因为写歌的时候还是需要这样一种带入感。”

蒋:“是画面感。有,有。比如弹琴的时候就会想象我是一个牛仔。就是脑海里肯定会有一种画面感。”

 

CNROCK:你们觉得中国摇滚或者北京摇滚有戏么?

李:“怎么样算有戏?你说我这辈子怎样算成功,挣200万还是1亿?就看怎么去定义这个成功了。”

蒋:“我觉得有没有戏很难说。但是至少我看见了很多人非常认真的去做音乐,做摇滚。我觉得这是个好事儿。”

李:“我的回答比较悲观。就是——没戏。但是我去做这个事儿的态度还是比较积极的。就是,就算没戏,或者说,恰恰因为它没戏,你做这个东西才会更纯粹。我说这个没戏,放到最大去看,就是比如我们去看摇滚的发源地,我们无法去想象有朝一日在中国能够达到他们内种牛逼的摇滚,哪怕是有一个样子都很难。”

蒋:“这个不是才华或个人能力的原因,这是整个大环境”

李:“一个是大环境,包括文化、社会环境、国家制度。反正我觉得不容易。现在别说摇滚了。就是最主流,最商业化的音乐都很难说有戏。所以摇滚这种音乐,不如把有戏的标准去订到一个纯粹的意义上去。”

 

CNROCK:分别用一句理性的评价来评价HARD ROCK,来评价你们的音乐风格。

蒋:“纯粹的摇滚乐或者真正的摇滚乐”。

李:“最原始、最简单的、最直接的摇滚乐。摇滚乐可以很广义,也可以很狭义。我觉得要是把摇滚乐做到最狭义,就是我们这种音乐。”

 

 

后记

有一群人,活在现世,却怀揣了一个久远的灵魂。所以,有了一个词,叫“怀旧”。有一群人,向往自由和纯粹,不断穿越,片段闪回。所以,他们不断的回到最根源,所以,他们把摇滚乐做到了最狭义,所以,他们在没有希望的环境下不断坚持以求得“更纯粹”,他们带给我们内个感人的70年代。
  评论这张
 
阅读(651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