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是藏起来

简称:老藏 | 音乐

 
 
 

日志

 
 

小城和教会 老羊的手工音乐   

2012-12-31 22:30:14|  分类: 乐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e felt that this small city is the best place

They will feel comfortable at all the beautiful moments

 

采访/老是藏起来

叙述/老羊(湖南羊秘密乐队主创)

 

-

关于这个故事的主角——老羊和他的羊秘密

小城和教会 老羊的手工音乐 - 老是藏起来 - 老是藏起来

在湖南衡阳的湘江边上,有一栋可以随意释放噪音并窥视全城的楼。羊秘密乐队的排练房安插于此。这个乐队组建于2000年,是离离散散的排练、支离破碎的录音、无边无际的啤酒、杂乱无绪的动机让一切持续到现在。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觉得,能无所顾及的弄出自己喜欢的声音,这根本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羊秘密的歌始终在讲述自己内心的情感。音乐荒凉却美丽,你也许听不清他在唱些什么——口齿不清的歌词和平静空泛的声音几乎成了他的标志。这些来自内心的歌谣象海面翻滚而来的浪,淹没城市的嘈杂,轻触你最柔软的部分,便悄然消失在黑暗中,没有了踪影,却留下挥不去的感动。

----------------------------------------------------------------------------------------------------------------------

一次“力度”之外的启蒙(下文为老羊口述后整理)

我的音乐启蒙可能和多数独立音乐人差不多。94年的时候,我在长沙读的学校不是很有压力,于是有时间去做些自己喜欢的事。那时候开始听到市面上当时能买到的引进版唱片,同时开始学吉他,差不多34个月之后,开始哼些小情歌。

我们那代人,接触到的所谓正统的东西,一般都“很有力度”,仿佛那就是一种固定的模式,一条固定的路。渐渐的我有了一种隐隐的感觉——那些所谓“很有力度”的东西与某一个我格格不入。

再然后我开始在长沙组建乐队,取名叫“水细胞”。当时队里的吉他手是个美国人。有一次在他那放歌听,他给我推荐了一个乐队,我说很喜欢,他就送了那盘磁带给我。那个乐队的名字叫SONGSOHIA。后来这个乐队成了对我影响很深的教材,而且是唯一的教材,对于我来说,他就像一叶小舟。那之后我也听了很多打口,但那些整晚整晚不断出现的新声音,却没留下什么印象了。

有了“SONGS:OHIA”的那个晚上

那晚我返回住的地方,要坐大概1小时的车,当时长沙已经有了那种双层大巴士,坐在上层第一排可以看着车怎么走。我就那样,一路听着那盘磁带。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一种真正喜欢的表达方式。那种感觉很神奇,这辈子能觉得神奇的时刻并不多。

----------------------------------------------------------------------------------------------------------------------

更需要宁静、平稳、缓释的语言

到了2000年左右,在我周围的所有信息河流里,大体上就是朋克新金属的那个方向,而我可以感觉到在它边上,有个小支流。顺着这个游,我似乎可以找到一片自己的桃花源,于是就尝试了一些新的创作。那时候我开始有意识的不去随大流,想要用更适应自己的方式去表达。

我的“水细胞”乐队解散的很奇怪。最初是大家在一起玩,玩了几首歌出来,我们打算做个演出。但是在时间定下来之后,排练却很松散,每次都是临时抱佛脚。有一次紧赶慢赶,终于顺利的做了个小专场,是在长沙的小戴吧。那时候大家就像是紧绷了的弦,突然松了。可能所有人在平时松散惯了,不是很适应之前的排练。那次演出完,乐队也没说解散,但之后就再也没有排练过。

小城和教会 老羊的手工音乐 - 老是藏起来 - 老是藏起来

我在长沙上了两年班,那段时间一直被一种情绪折腾着。其实就是想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不愿意守在一块地方,不愿意早睡早起。于是我跑出去了,不过也没走多远,就在湖南的几个城市轮着转。平时我就穿梭于各种排练房中,扮演各个乐队的吉他、BASS、鼓手。大家都散乱的玩着,也有想要固定下来,可也一直没有,仿佛走在树林里却摸不到一棵真正的树。渐渐的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我接触到的所有的乐手,大部分都有强烈的个性,大家习惯了表达自己的风格和方式,各有千秋,但也存在最根本的分歧。比如简单说,进行到某个桥段,可能鼓手觉得他情绪到了,他得爆出来,而吉他手觉得压一压。

这种小情绪各个人不同,协调起来有的时候很简单,有的时候很棘手。

而我,其实根本就没有适应过那种大流上的“很有力度”的宣泄方式,即使喊哑嗓子,也没有那种非常爽快的感觉。从那时候开始,我更想找到一种宁静、平稳、缓释的语言。  

----------------------------------------------------------------------------------------------------------------------

一个最简单的朋友已经足够

在外边走的有些烦了,我和一个鼓手、一个BASS商量了一下,决定回衡阳呆段时间。我是衡阳人,家在那边,一切都安逸一些。回到衡阳后出现了一个朋友,那朋友很喜欢NIRVANA。而当时他回到衡阳一个兵工厂上班后,几年都没有遇到过一个能和他谈论NIRVANA的人。我们相识是在一个酒吧,当时我正弹着NIRVANA的《POLLY》,他在下面的感觉也可以想象。那之后我们就每天一起喝酒、聊天、听歌、弹吉他。他叫老邓,因为每天精神‘萎靡’,我总叫他邓怏怏。邓怏怏帮我们找排练房,搬设备,不亦乐乎。然后我们不排练了,他就跑上去打鼓,迷上了打鼓,成为了一位鼓手。

小城和教会 老羊的手工音乐 - 老是藏起来 - 老是藏起来

后边的几年我也曾离开衡阳,但总会想起邓怏怏。尤其是与越来越多的乐手合作之后,我觉得自己需要的不是多好的技术、多复杂的思想、多独特的风格。我需要的是回到安心的地方,找到一个懂基本节奏的好同伴。于是我给邓怏怏打了电话,当时还有个好朋友,李炜涛,我的初中同学。虽然不在一个班,但我能感受到他的特别。第一次认识他时,我们正在抢一个水泥乒乓球台。我还只是把拍子扔过去抢,他却一个冲刺直接跳了上去。他也玩吉他,之后我们就决定在衡阳找个地方,做个小排练房。

这个想法让邓怏怏做得很完美,在衡阳老铁路桥旁的湘江边上,我们找到了一个房子,我们的乐队起名叫触。这个乐队持续了很长时间,可能是因为大家想法比较接近。我很享受那段日子。期间也时不时要出去,但都不会很久。回来后大部分时间都会在排练房,或者周边。我们当时常混在衡阳的极少主义吧,那是在03至04年间开在衡阳老师院后门的一个小酒吧。乐队在那里有过一次专场,我很喜欢那次的演出,来的也大部分是朋友。

那时候我真的静下来了,在技术上我想清零。比如邓怏怏属于一个节奏,他可以不停的练习,练一个星期,我们不得不到河边散步。也许回来的时候他还在继续那个节奏。触乐队做出的很多歌,我现在还是很喜欢,也曾经拿磁带录过一些片段,只是自己留着。

----------------------------------------------------------------------------------------------------------------------

用新鲜的血液丰富它

羊秘密是理想的开始

又几年之后,我们都开始要去面对一些年龄带来的问题。BASS李完婚后很少来了,我们尝试做了琴行,但最后只做成了属于几个人的俱乐部。渐渐的,大家的齿轮开始走过了最合齿的阶段。

有一年我去了深圳,远离那个湘江边的排练房,我就开始尝试用电脑录音,并着迷于多轨。慢慢的,我可以完全按自己想到的方式表达。一轨轨,一样样,就像是在起房子——先把一个个部件做好,再组装起来。精心布置,它们就变成了房子,我更可以为这些房子注入故事和灵魂。更神奇的是,最终我回头去看的时候,这些房子就立在那了,还特别的结实。

当盖起很多房子之后,我就在网上发布了它们,并留下了一个名字,也就是羊秘密。当然一个人的想法总是有限,有些部分也是我突破不了的瓶颈。直到小聪出现,他是一个青涩得连含苞欲放的时刻都还没到的小伙子。有一次他和一个朋友一起从长沙过来,听了我的东西。他刚学吉他,想跟我学些录音。他很迷那首《雨天广场》,对这种表达深深认同。然后那年暑假,他就带了吉他、电脑、衣服、拖鞋,直接跑到我家里投宿来了。当时的他像是一块海绵,感觉很直接也很到位。无疑他是个有天赋的孩子。

那是2009年,沼泽那帮人要在广州做一次后摇音乐节,就联系了我们。小聪叫上了他的好朋友于鹏,加上邓怏怏,当时的羊秘密加紧排练了两首歌,就直接去广州演出了。那次很成功。

小城和教会 老羊的手工音乐 - 老是藏起来 - 老是藏起来
小城和教会 老羊的手工音乐 - 老是藏起来 - 老是藏起来
 
 

到目前羊秘密的阵容并不稳定,大家平时很少在一起。小聪和于鹏本身在长沙,他们两个海绵现在也已经成熟了,有自己的想法和风格,并积极的在做自己的乐队。像POSTROCK风格的“伞”,和年轻的“千吨码头”,明年初要发专辑了。

----------------------------------------------------------------------------------------------------------------------

小城中的教会音乐 成为内心的归属

最近两年,因为一个叫何勇的兄弟,我开始尝试一个新的音乐层面——教会音乐形态。何勇在衡阳市基督教会,两年前他们成立了一个小乐队,给赞美诗伴奏,他叫我过去帮着指导一些乐器部分。两年以来,我经常去这个乐队,也在这个过程里找到了一种内心的安静和力量。这个教会去的一般都是基督徒和慕道友,事实上那里欢迎任何人去,门对所有人敞开。我从一开始的拿些学费,到后来的免费,再到现在,已经完全把这事当做服侍主的一种方式。这是我两年以来的变化,我有了信仰。

教会里的音乐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进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我印象里,赞美诗就是那种很神圣的在巨大空间里诗班的大合唱,随着走近这些朋友,我了解到了更多的宗教表达方式,他们的音乐中甚至有POP成分。我还知道了,原来有一种风格叫基督ROCK……教堂里面每周末都会有聚会分享,大家一起唱唱歌,再轮流分享自己对圣经的理解,分享自己在这过程里所得到的心里的感受和力量。在聚会开始时大家一起唱赞美诗,乐队就负责伴奏。

舒服的展开 随性就好

小城和教会 老羊的手工音乐 - 老是藏起来 - 老是藏起来

其实对于衡阳这座小城,如果你要以“一个地方有没有独特的演出”来衡量,这几年我都没见过一场。但如果你要以一个城市的宽松度来说,那这里真的很好。比如拿养狗来说,你可以带着中型狗在街上疯跑,一路高歌。我越来越觉得,独立只存在于我们自己的心里。也许是我在小城市呆久了,只能这么想吧。其实大城市并不怎么吸引我。年青的时候想要的很多,也走过一些地方,但目前,我的状况已经能满足自己了。除了不能看到各种现场,做音乐这件事可以在衡阳很舒服的展开。这几天我还在盖一个新歌,当然在这之前,我有大半年没开CUBASE录音了。但那又如何呢?随性最好。
  评论这张
 
阅读(917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